吴山居

一个瓶邪洁癖党

ooc预警!原著背景,想写一下大庆寻主经历(:3_ヽ)_(自割大腿肉系列) @抢昵称拼不过手速 媳妇给窝小红心qwq
      大庆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怎样和昆仑相遇的,那时候万物初生,天地仍处于大荒之间。它被女娲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扒拉出来,扔到了昆仑山上与尚且年幼的昆仑 山圣作伴。昆仑山长年冰封,连带着生活在上面的生物也成长的极为缓慢。它在昆仑君的呵护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,仍是一副未长大的奶猫模样,每天只知道傻玩傻淘。
    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有一天昆仑神秘消失,留下大庆一只猫守在昆仑山。没有人知道昆仑去了哪里,小猫只能留下来等着他。它守在山上的大神树下,看着昆仑山上的格桑花开了几轮,才等回了一个风尘仆仆的昆仑山圣。大庆至今还记得那天发生的一切,它嗷的一声扑到了他的身上,气愤的用男人的青衫磨牙,以此表达出自己被他抛下几十年的不满。男人却难得温柔的抱住了它,前所未有的耐心为它烤了一条鱼。昆仑山新雪初融,密密的小花开了一地,男人的手抚过它的头顶,像微风的亲吻。然后大庆听到男人放低声音轻声的说“我闯了天大的祸,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。”他顿了顿,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三张纸符放在了大庆面前。“这三张是镇魂鞭所化,你带着它好生修炼……莫要寻我”  大庆嘴角带着油渍,抬起头的望着他,一副懵懂的样子。男人叹了一口气,又摸了摸它的头,下定了决心似的转身,只一刹那便消失了。
     那一天是大庆关于昆仑最后的回忆。而后女娲以身镇大封,昆仑身化镇魂灯,四圣俱陨,世间又是一个新天地。
     昆仑山圣的一切逐渐成为一个传说,连带着昆仑山和山上的万千风景都被埋藏。没有了主人的小猫,也慢慢学会了成长。它带着男人留下的三张纸符,和一腔热血踏入了山下的红尘中,希望能寻找到一丝一毫关于那个人的信息。
     山下的日子是不好过的。大庆生来便被昆仑捧在手心里养,是个敢在伏羲身上撒尿的种,后来硬生生被昆仑养成了个五体不勤的妖怪。直到男人离开,它还是只知道吃喝的猫。独自一猫下山的它背后没了昆仑的庇护,又带着天大地大不如老子大的臭脾气,几乎是栽尽了跟头,最惨的时候甚至沦落到向人类乞食的地步。愤怒,不满是常有的情绪,但更多的时候它会回想起昆仑山,回想起山上的草木和那个男人,绵绵密密的甜便会泛上来。有时候它觉得记忆里的那些甜是它寻找下去的唯一支撑。
    这一找就是整整五百年。
    轮回抹去了关于昆仑君的信息,大庆摸爬打滚了几百年才摸到一点影子。等到它真正找到昆仑的转世时,又是一个百年。
    这一世的昆仑生于官宦之家。大庆找到他的时候,正值十岁的寿贺。黑猫寻着昆仑的气息一路找,发现小小的寿星在后花园的秋千上睡作一团。小孩穿着一身锦衣,睡的口水乱流,肉乎乎的小脸泛着红晕。这一副样子与千百年前矜贵的昆仑山圣无半分相似,大庆却愣是从他身上找到了男人的气息。只那一刻,大庆觉得自己一颗悬了五百年的猫心终于轰然落地。黑猫有些软绵绵的凑到男孩身边,像寻常猫一样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指。自诩矜持的猫大人此时好像又变回了百年前的小猫,只要靠在男人身边,浑身便有使不清的黏糊劲。大庆顺从的趴在男孩身边,初春的微风温柔的拂过它的背毛,一切美好的就像千百年前昆仑还在的时光。
     它又想起了昆仑山,这个时候应该是新雪初融,阳光撒在上面就像开了一地的花。再过些日子满山的格桑花就要破土而出。如果赶得及,它可以带着昆仑去看今年的第一场的花。黑猫感受着男孩温暖的体温,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叫。
      你看,这么多年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38)